国企改革吹风会14日举行,国资监管改革不是复制

专家:国资监管改革不是复制淡马锡模式

摘要: 9月1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对外公布《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这一千呼万唤的国企改革顶层设计终于面世,为新一轮国企改革指明了方向。专家表示,以后国有资产监管机构将主要管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然后由国有资本 投资、运营公司出面对国有企 ...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定于14日上午10时举行吹风会,请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喜武、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连维良、财政部部长助理许宏才、 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副部长张义珍介绍《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有关情况。  9月1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对外公布《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这一千呼万唤的国企改革顶层设计终于面世,为新一轮国企改革指明了方向。中新网记者梳理10条干货,带您看懂新一轮国企改革。  看点一  国企改革时间表:2020年取得决定性成果  【内容】  到2020年,在国有企业改革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决定性成果,形成更加符合我国基本经济制度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要求的国有资产管理体 制、现代企业制度、市场化经营机制,国有资本布局结构更趋合理,造就一大批德才兼备、善于经营、充满活力的优秀企业家,培育一大批具有创新能力和国际竞争 力的国有骨干企业,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明显增强。  【解读】  改革开放30多年来,国有企业在持续的改革中不断发展壮大,总体上已经同市场经济相融合,运行质量和效益明显提升,但同时垄断腐败、低效高薪等争议也为外界诟病。随着方案的公布,国企改革的时间表和主要目标均已明确,上述问题有望在新一轮国企改革寻得突破。  看点二  分类推进改革:国企分为商业类、公益类  【内容】  分类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将国有企业分为商业类和公益类。通过界定功能、划分类别,实行分类改革、分类发展、分类监管、分类定责、分类考核,提高改革的针对性、监管的有效性、考核评价的科学性,推动国有企业同市场经济深入融合,促进国有企业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有机统一。  【解读】  这是官方首次正式明确将国企分公益类、商业类进行改革。这也意味着,新一轮国企改革将首先给国企分类。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对中新网记 者表示,分类改革有助于提高监管的有效性、考核评价的科学性,避免了过去“眉毛胡子一把抓”的弊端,不同类型国企有着不同的目标和考核方式,也有助于提升 国企的活力。在分类基础上,预计商业类国企将进一步向民企等多种所有制资本敞开大门,国企的并购重组会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看点三  国资监管由“管企业”转向“管资本”  【内容】  以管资本为主推进国有资产监管机构职能转变。国有资产监管机构要准确把握依法履行出资人职责的定位,科学界定国有资产出资人监管的边界,建立监管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实现以管企业为主向以管资本为主的转变。  【解读】  “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这被外界视为本轮国企改革最大的亮点之一。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国资改革专家李曙光对中新网记 者表示, “以管资本为主”是国资监管思维的一大变化和进步,表明国有资产监管机构将更多扮演“老板”的角色,而不是“婆婆”的角色,原来“管人、管事、管资产” 管理风格将会改变,不再过多干预企业经营的事务,而是主要关注国有企业增值保值、做强做大做优,强调国有资本功能的放大。  看点四  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  【内容】  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作为国有资本市场化运作的专业平台,依法自主开展国有资本运作,对所出资企业行使股东职责,按照责权对应原则切实承担起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责任。开展政府直接授权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履行出资人职责的试点。  【解读】  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是实现“管资本”的重要组织形式。专家表示,以后国有资产监管机构将主要管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然后由国有资本 投资、运营公司出面对国有企业履行股东职责。这其实是类似于新加坡淡马锡模式。在这种组织形式下,原来的“国资委—国有企业”的两层结构将转为“国资委— 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国有企业”的三层结构。  看点五  创造条件实现集团公司整体上市  【内容】  推进公司制股份制改革。加大集团层面公司制改革力度,积极引入各类投资者实现股权多元化,大力推动国有企业改制上市,创造条件实现集团公司整体上市。  【解读】  李曙光表示,当前很多大型国企面临“两张皮”的问题,上市的大多是核心优良资产,没有上市的资产往往存在很多历史遗留问题,在实现整体上市后,才可能把历史债务等问题慢慢消化掉,而这是一个更艰难的改革。12 / 2 页下一页

从管资产到管资本:国有资产监管体制寻求变革

:随着“靴子”落地,国有资产管理体制将迎来重大变革,国有资产监管机构也将从“管资产”向“管资本”转变。

:9月1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提出,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以管资本为主推进国有资产监管机构职能转变,并且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

:“顶层设计方案”的出台,将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推到台前。那么,国有资产管理体制下一步将走向何方?国资委的角色如何转变?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将会如何发挥作用?

《指导意见》出台后,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之一。

国务院国资委[微博]主任、党委书记张毅表示,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作为国有资本市场化运作的专业平台,依法自主开展国有资本运作,对所出资企业行使股东职责,按照责权对应原则切实承担起保值增值责任。

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指导意见》吹风会上,财政部部长助理许宏才表示,这样的制度设计实际上是在政府和市场之间设立了一个“界面”和“隔离带”。这个“界面”和“隔离带”指的就是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

他还表示,国有资产监管机构的指令将主要通过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这个平台,按照规范的法人治理结构,以“市场化”的方式层层传导,规避政府对市场的直接干预,真正实现政企分开。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表示,作为政府和市场之间的“界面”和“隔离带”,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有利于进一步实现国有企业的政企分开。

在他看来,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是国有资本管理体制改革的基础和中心枢纽,决定了整个改革的框架,将成为下一步国企改革的焦点。

“这是关键的一招。”他说,“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做好以后,国企改革全局就做活了。”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教授指出,这次提出由“管资产”转向“管资本”,其核心是以股权为纽带。通过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国有资本的管理可以实现“有进有退”:既可以增持股权,也可以减少股权,还可以设立新的企业,真正实现市场化运作。

刘俊海认为,设立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有利于实现政企分开、政资分开、资企分开,体现了本轮国企改革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特点。

至于具体的实现路径,李锦认为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将与国企兼并重组和结构调整相结合,形成“大合唱”。具体方法上,将主要通过“三个一批”来实现:清理退出一批、重组整合一批、创新发展一批国有企业。

国有资产监管需转型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无论是地方政府的探索还是大型国企的试点,都反映出国有资产管理体制和理念正在发生变化,也折射出国有资产监管机构转变自身角色的必要性。

李锦认为,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在实现国有企业所有权和经营权分开的同时,也使得国有资本管理体制从“国资委[微博]-国企”的二级框架,转变为“国资委-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国企”的三级框架,形成“监督-管理-经营”的三个层次。每一个层次和每一级框架都承担着不同的任务,各自的权利和责任也不一样。

他进一步解释说,《指导意见》反复提及“以管资本为主”,就是要让国有资产监管机构从“管人管事管企业”转为“管资本”,实际上就是各级国资委转变自身角色和职能。在这个过程中,国资委对国有企业放权,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授权,使其成为国企运营管理的平台,只保留对国有企业监督的权力和责任。

刘俊海对《指导意见》中一句话印象深刻:探索开展政府直接授权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履行出资人职责的试点。

他认为,这或许意味着未来国有资本管理体制改革的一个可能的方向是:减少甚至去除国有资产监管机构的授权,减少中间环节,直接让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履行出资人职责。

改革尚需稳妥推进。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慧则认为,不要急于推进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与企业兼并重组,不要“两张皮”,而应该相互协同,通盘考虑。

刘俊海提醒,试点和探索的前提必须符合法律规定,依法合规运行。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在通过兼并重组等方式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时,需要注意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强调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

国资监管改革不是复制淡马锡模式

在部分省市和央企开展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试点,以及“国资委-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国企”的三级框架,让不少人认为这场改革是“中国版淡马锡”。而在《指导意见》出台之前,一直有争论:这场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是否应该学习新加坡淡马锡模式?

对此,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建国撰文表示,“管资本为主”的国有资产监管体制总体上不是淡马锡模式。他认为,淡马锡模式的一些做法可以借鉴,但这个模式总体上不符合中国国企改革的大方向或大原则。

彭建国还指出,新加坡国有经济规模很小,并处于从属地位、补充作用。中国的国有经济规模巨大,经营性国有经济总量是新加坡的好几百倍,而且地位重要、作用重大,所以必须有专门的国有资产出资人代表机构来监管,新加坡的淡马锡模式不适合中国国情。

作为国企改革领域的研究者,刘俊海和李锦也赞同这一观点。他们认为,虽然“管资本为主”的国有资产监管体制与淡马锡模式有着相似的内涵,都强调让国有企业市场化运作,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但二者的区别也很明显。

刘俊海指出,相比新加坡的淡马锡模式,我国的国有经济规模和影响力都更大,而且各个省市面临的国有资产监管情况不一样,因此不能简单套用淡马锡模式来阐述和开展国企改革。

李锦认为,“管资本为主”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的形式、方法和路径不能简单套用或复制淡马锡模式,要根据中国各个企业、地方的实际情况具体开展,甚至是一企一策、一地一策。

他进一步解释说,虽然淡马锡模式和“管资本为主”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都强调政企分开的精神内涵,但由于社会基本制度的原因,我国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更为强调社会责任和党的领导。

就在《指导意见》出台一周后,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在深化国有企业改革中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的若干意见》,对在深化国有企业改革中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提出要求、做出部署。(原标题:专家:国资监管改革不是复制淡马锡模式)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本文由永利国际官网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国企改革吹风会14日举行,国资监管改革不是复制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