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篇文章共同解读免疫系统与肠道菌群的奥秘,

图片 1

肠道微生物值得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肠道菌群”,这类微生物数量超过人体自身细胞的10倍以上,对营养物质代谢、人体自身发育、免疫及疾病的产生等方面都起到极其重要的作用。

近年来,随着科学家们研究的不断深入,越来越多的研究证据将机体的免疫系统与肠道菌群联系了起来,当然我们很多人并不清楚免疫系统到底和机体肠道菌群有着怎样的关联?免疫系统能够被肠道菌群调节,抑或者其能够主动调节机体肠道菌群的多样性从而来影响健康?

近年来,随着研究深入全球科学家都将目光转移到研究肠道微生物上,很多研究结果都表明肠道微生物和多种疾病发病直接相关,尤其是癌症,本文中小编盘点了近年来肠道微生物和癌症之间的关联性研究报道。

本文中小编就对二者之间的关联性研究进行了整理,与各位一起学习!

PNAS:经过改造的乳酸菌逆转了小鼠的结肠癌

图片 2

doi:10.1073/pnas.1207230109

免疫细胞帮助肠道好细菌战胜坏细菌

一项刊登在PNAS上的研究揭示了,食用经过遗传改造的嗜酸乳酸杆菌能重置小鼠的可能导致癌症的免疫应答,并缩小前癌结肠息肉。此前对益生肠道微生物嗜酸乳酸杆菌的研究已经表明,通过删除被称为脂磷壁酸的细胞表面分子的基因,这种细菌可以减少导致小鼠结肠炎的炎症应答。

国芝加哥大学科学家在《免疫》期刊上撰文指出,身体内的免疫系统可能是健康肠道菌群“卫士”。他们发现,白血球中的一种单一结合蛋白质可能影响小鼠的肠道菌群是否平衡。如果没有该蛋白质,小鼠更容易感染有害细菌。但其背后的机制尚不清楚,科学家表示,可能是免疫系统能以某种方式感知到入侵肠道细菌的存在。

为了研究脂磷壁酸是否也是越来越被怀疑促进了肿瘤的过度活跃的炎症应答的参与因素之一,Mansour Mohamadzadeh及其同事让有病理性炎症和前癌结肠息肉的小鼠口服了缺乏脂磷壁酸的嗜酸乳酸杆菌。这组作者说,这种疗法重置了过度活跃的炎症应答,并且把试验对象的肠内环境恢复到了健康的平衡态,因此也就把肠粘膜解放出来,从而处理结肠息肉并使其退化。

“我们的研究揭示了人体免疫系统赋予肠道细菌天然的限制感染能力。”芝加哥大学病理学系yang-xinfu说,“由于耐抗生素的有害细菌急剧增长,科学家亟须找到方法,在不使用抗生素的前提下,控制有害细菌感染。未来,这种方法或能让有益细菌间接杀死有害细菌。”

Science:肠道细菌可帮助治疗癌症

fu及其合作者发现,当缺少一种名为id2的蛋白质时,一种名为固有淋巴细胞3型的肠道免疫细胞对有害细菌感染的响应能力就会减弱。

DOI: 10.1126/science.1240527

Science:肠道菌群失衡可致全身免疫系统过度活跃

据两项新的报告披露,生活在我们肠道中的细菌群落可帮助确定某些抗癌疗法的功效,其中包括那些先前被认为直接作用于肿瘤细胞的药物。在这两种情况下,肠道微生物群似乎能调节由这些治疗所引发的免疫系统的反应。研究人员发现,在肠道无菌的小鼠中,这些疗法在攻击肿瘤上的效果较差。

doi:10.1126/science.1217718

Noriho Iida及其同事发现,抗癌免疫疗法及一种铂类化疗都对没有肠道微生物群的小鼠效果较差。在这种情况下,需要有细菌来激活某种抗肿瘤的先天免疫反应。

近日,日本理化研究所科学家在最新一期美国学术刊物《科学》Science上报告说,他们发现一种免疫抑制性受体控制着肠道菌群的构成,如果这种受体缺失,肠道内的微生态环境就会紊乱,进而导致全身免疫系统过度活跃。

J Natl Cancer Inst.:肠道微生物组降低与结肠癌有关

该报告指出,人体肠道内生活着500至1000种细菌,它们调节肠道免疫系统并使其适度活跃,以维持人体健康,肠道菌群的构成对于这种适度活跃非常重要。

doi: 10.1093/jnci/djt300

日本理化研究所免疫与过敏科学综合研究中心的专家,以肠道内数量巨大、具有抗体活性的免疫球蛋白A为线索并通过动物实验发现,免疫抑制性受体PD-1具有维持免疫球蛋白A的质量和控制肠道菌群构成的作用。

近期发表在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上的文章称,人类肠道微生物多样性降低与结肠癌相关。

此前的研究表明,PD-1受体能抑制免疫系统的功能,而PD-1受体缺失的实验鼠,其免疫系统会有过激反应,最终出现自体免疫疾病症状。不过,如果把PD-1受体缺失的实验鼠肠道内的细菌除去,实验鼠便不会出现自体免疫疾病症状。但是,肠道菌群如何对免疫系统产生影响,其详情一直未获得解释。

在肠道微生物与结肠癌相关性问题上,基础研究与流行病学研究结论向左。所以该问题还没有一个很明确的结论。

图片 3

纽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Jiyoung Ahn博士收集了47位结肠癌病人和94位性别,身高体重指数都与病人相吻合的正常人的排泄物,并从中提取了DNA。接下来科学家对所有的DNA进行测序,确定病人组和对照组的肠道菌群的基因组。结果发现结肠癌患者体内的微生物种类减少。

Immunity:天然肠道微生物菌群可增强机体免疫力

科学家进一步分析了结肠癌患者的肠道菌群种类。发现梭状芽胞杆菌种类减少,而梭状芽胞杆菌能够将食用纤维降解为丁酸盐,丁酸盐或能预防结肠癌变和炎症反应。同时梭菌属和卟啉单胞菌属细菌增加,这类细菌与口腔和消化道炎症相关。

doi:10.1016/j.immuni.2012.05.020

Science:肠道细菌有望成为癌症治疗新帮手

来自天然肠道细菌的信号对于机体免疫效应对抗病毒和细菌来说非常有效,这项研究成果由弗莱堡大学的研究者完成,刊登在了近日的国际杂志Immunity上。

DOI: 10.1126/science.1240537

数以万亿计的细菌生存在健康人群以及其它动物的肠道中,这种天然的肠道细菌对于维持机体消化和维生素代谢以及对于宿主的健康功不可没。近日,研究者通过研究指出肠道微生物菌群在肠道免疫系统的形成上扮演着重要作用,如果改变肠道菌群的组成将会增加食品过敏或者肠道炎性疾病的风险。以前我们并不清楚扩大肠道菌群的广度可以影响肠道外部的免疫过程,比如抵御病毒的能力等等。

人体内微生物的数量比细胞的十倍还多,这些微生物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它们维护人体健康,调节免疫系统,维持消化系统“有活力地”运转。现在,《科学》杂志上的两篇文章指出,这些微生物还有助于治疗疾病。

研究者用不同的过滤性病毒感染了两组小鼠,两组小鼠中一组有正常的肠道菌群,另外一组仅仅是所谓的无菌小鼠。相比正常小鼠来说,无菌小鼠的免疫效应会大幅降低,并且产生严重的疾病,当研究者给予无菌小鼠正常小鼠的体内肠道微生物菌群时,其免疫效应便可以恢复。

这些研究以小鼠为研究对象。结果表明,肠道细菌有助于增强3种抗癌疗法的疗效。在每一个案例中,当小鼠体内的某类微生物缺失时,治疗的效果就降低很多。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结构生物学家Matthew Redinbo说:“实验证明,细菌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2010年,Redinbo通过研究证实,一种细菌酶能抑制一类抗癌药物的毒副反应。“这些发现使我们对哺乳动物—微生物的共生关系有了更深的认识。”

Cell新研究阐述人类肠道菌群与免疫应答关系

达拉斯市得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免疫学家 Lora Hooper认为,由于癌症患者的免疫系统被极大削弱,很多病人不得不使用抗生素对抗感染,这些微生物最终会对临床实践产生影响。Hooper说:“抗生素治疗可能会有副作用,这一点在之前没有被充分认识到。”然而,将在小鼠身上得到的发现应用于人体,研究者对此持谨慎态度。小鼠体内的肠道细菌和人体肠道内的细菌并不相同,细菌在摧毁癌细胞的过程中具体发挥了怎样的作用目前仍是一个谜。

DOI: 10.1016/j.cell.2016.10.020

Nat Med:肠道细菌“对话”小肠上皮细胞促进结直肠癌

由美国麻省总医院、MIT布罗德研究所、哈佛大学和荷兰两个医学中心德研究人员进行的一项关于阐述健康人体内肠道菌群差异如何影响免疫应答的最新研究发表在国际学术期刊Cell上。同期发表的还有另外两篇关于基因和环境如何影响免疫应答的研究。这些研究是人类功能基因组学计划的一部分。

doi:10.1038/nm.4072

我们都知道有些人比其他人更易受到感染;有些人会患自身免疫疾病,而其他人却不会。研究人员希望通过研究发现基因,环境因素以及肠道菌群如何影响免疫系统,如何影响人们对疾病的易感性以及如何影响免疫系统对不同病原体的应答。

最近,国际学术期刊Nature Medicine在线发表了德国科学家的一项最新研究进展,他们发现了一种可能参与结直肠癌发育过程的重要分子,同时证明肠道细菌与小肠上皮细胞之间的交互在结直肠癌发育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在这项关于肠道菌群与免疫应答关系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分析了500名健康参与者的血液和粪便样本,希望找到对病原体免疫应答的个体差异,肠道菌群的差异以及这两个因素之间如何产生相互影响。来自每个参与者的免疫细胞都暴露于三种细菌刺激物——共生细菌B.fragilis,常见病原体S.aureus和E.coli产生的一种毒性物质——还有两种念珠菌属真菌。它们的应答情况通过细胞因子的产生情况得到反映。通过研究参与者的免疫应答与微生物群体之间的可能关系,研究人员发现了微生物群体及其功能与免疫应答之间相互作用的清晰模式。其中一些相互作用依赖于特定病原体,也有一些依赖于细胞因子,还有的相互作用同时依赖于两者。

结直肠癌又称大肠癌,是最常见的胃肠道恶性肿瘤之一。近年来我国结直肠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呈不断上升的趋势,已经成为人类生命的一个严重威胁。结直肠癌是一个多阶段、多步骤的病理过程,与多个癌基因激活和抑癌基因失活有关。不过迄今为止,人们没有完全理解这种疾病的真正病因和调控机制。

图片 4

有研究表明炎症相关信号通路在小肠上皮细胞中发生激活会促进结直肠癌的发生。除此之外,还有研究发现一种叫做钙调神经磷酸酶的分子在结直肠癌细胞中表达增加,该分子是NFAT转录因子家族激活所必须的一种磷酸酶。而钙调神经磷酸酶是否在小肠肿瘤发育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没有得到深入研究。

Science:揭秘基因和肠道菌群相互作用引发炎性肠病的分子机制

美法科研人员发现肠道细菌控制人体对抗癌药反应

doi:10.1126/science.aad9948

人体肠道内寄生着数十万亿个细菌,它们能影响体重和消化能力、抵御感染和自体免疫疾病的患病风险。美国和法国的科研人员日前发现,肠道菌群还能控制人体对癌症治疗药物的反应。

近日,刊登在国际杂志Science上的一项研究报告中,来自美国的一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发现了人类机体中两种缺陷性基因和一类有益细菌释放的信息及肠易激综合征之间的关联,文章中研究者利用小鼠、离体人类细胞及人类肠道中的脆弱拟杆菌进行研究。

法国巴斯德研究所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在美国期刊《科学》上报告说,常用于癌症化疗的药物环磷酰胺能够破坏肠道黏液层,让肠道细菌进入循环系统,其中一些到达脾和淋巴结的细菌能促进形成免疫细胞,而后者会攻击癌细胞。但当研究人员用抗生素杀死实验鼠的肠道细菌后,环磷酰胺间接促生免疫细胞的能力会大大降低。

此前研究中研究者发现,脆弱拟杆菌是机体的一种有益菌群,其带来的益处远大于对机体的损伤,其他研究人员发现,克罗恩病患者机体中缺失两种名为NOD2和ATG16L1的基因,这两个基因的缺失会诱发机体肠道发生炎症,研究者目前并不清楚这种缺失的基因如何诱发疾病的发生,但在本文中研究者就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科学》同期发表的美国国家癌症研究院的另一项研究显示,科研人员选取正接受化疗、存活率为70%的癌症实验鼠,并用抗生素杀死其肠道细菌。结果导致这些实验鼠摄入的化疗药物不再起作用,它们的存活率在两个月后下降到20%。

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通过对小鼠进行遗传改造使其携带人类缺失的NOD2和ATG16L1基因,随后研究者仔细观察小鼠机体的变化,研究者表示,当将脆弱拟杆菌引入到没有缺陷性基因的小鼠肠道中后,该细菌实际上可以帮助抑制和克罗恩病及肠易激综合征患者机体的炎性反应;但实际上研究者发现这种细菌会释放特殊的外膜囊泡结构,而这些囊泡结构中就包含有可以抑制机体炎性反应的免疫调节分子;在携带NOD2和ATG16L1基因的小鼠机体中,这种免疫调节分子就不会促进免疫系统发挥作用,这就意味着这些缺失性的基因或许可以促进机体肠道的炎性问题。

PLOS ONE:肠道细菌或可帮助抑制癌症发生

Nat Commun:突破性研究!免疫系统如何利用肠道细菌来控制机体葡萄糖代谢

doi:10.1371/journal.pone.0151190

doi:10.1038/ncomms13329

如今科学家们已经发现多种类型的肠道细菌是促进或者抑制机体肥胖等多种疾病的特殊因子,近日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的研究人员又通过研究发现,肠道菌群或可被用来降低机体患某些癌症的风险,相关研究刊登于国际杂志PLoS ONE上,相关研究结果表明,抗炎性的健康有益肠道菌群或可减缓或阻断某些类型癌症的发生。

发表在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上的一篇研究报告中,来自俄勒冈州立大学等机构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发现了机体免疫系统、肠道菌群以及葡萄糖代谢三者之间的重要关联,三者之间的串扰及相互作用如果没有得到及时纠正的话,就会诱发个体患2型糖尿病以及代谢性综合征。

研究者Robert Schiestl表示,临床医生们往往通过分析机体肠道细菌的水平和类型来减少个体患癌的风险,随后医生们会开一些益生菌来替代或增强机体肠道细菌的抗炎特性;数百万年以来,肠道细菌在机体中会进化成为有益的肠道菌群或有害的肠道菌群,有益肠道细菌往往具有抗炎性特性,而有害的细菌则会促进炎症发生,相比一万亿个人类细胞而言,机体通常包含有10亿个细菌细胞。

研究者指出,深入理解上述系统或许就能够帮助开发出新型的益生菌疗法来治疗糖尿病和其它疾病;而且消化道中名为Akkermansia muciniphila的细菌能够帮助调节机体的葡萄糖代谢;该细菌的功能非常重要,因为其经过了数百万年的进化已经具有了在人类和小鼠机体中发挥类似功能的角色。

JCEM:肠道菌群多样性高的个体不易患乳腺癌

Natalia Shulzhenko教授认为,如今我们在生物学研究中发现多个系统间都存在互联和串扰的机制,这对于进一步探索生物学机制提供了很好的思路;如今很多研究都发现机体的免疫系统和其它代谢性疾病之间存在一定的关联,当然这就顺势衍生出了一个新的学科—免疫代谢学,通过不断进化,包括人类在内的哺乳动物都进化出了功能性的系统来彼此互相交流,而在这其中微生物就是其中不可缺少的部分。此前研究者们通过研究发现,一种名为IFN-y的免疫介导蛋白能够影响机体葡萄糖代谢的正常功能,同时IFN-y还能够帮助抵御机体多种病原体的入侵和感染性疾病的发生,但当其水平降低时就会明显改善机体葡萄糖的代谢,然而这其中所涉及的机制目前研究者并不清楚。

doi:10.1210/jc.2014-2222

图片 5

近日,来自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表示,绝经后女性如果机体中携带有多样化的肠道菌群,那么其机体的雌激素代谢产物或许对其健康更加有益,相关研究刊登于国际杂志Journal of Clinical Endocrinology Metabolism (JCEM)上。

Nature:突破性进展!揭秘双胞胎肠道微生物群落和肠道免疫力发育的关联

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科学家们就研究发现构成肠道微生物组的肠道细菌会影响女性机体雌激素的功能,雌激素是女性机体最原始的性激素;肠道细菌的定殖会决定雌激素产生后是存留在机体内还是会随着尿液和粪便而排出体外,此前研究显示,循环在机体中的雌激素和其代谢产物的水平和女性绝经后患乳腺癌的风险直接相关。

doi:10.1038/nature17940

研究者James Goedert表示,相比肠道菌群多样性较低的女性来讲,那些机体肠道菌群多样化的女性,其机体中的雌激素的代谢产物存留的水平往往较高,这就暗示了含有较高水平雌激素的女性患乳腺癌的风险会降低。随后研究人员对招募的60名绝经女性进行研究,分析了其尿液和粪便样品,这些女性的年龄都在55至69岁之间,在研究前的6至8周研究人员对其进行了乳房x光检查,结果显示正常;对尿液和粪便样品分析后研究人员表示,机体肠道菌群的多样性和雌激素片段的比率直接相关,而后者则是乳腺癌的一个指示器。

近日,来自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对双胞胎从出生到2岁时进行研究发现,双胞胎儿童机体中肠道免疫系统的发育同肠道中数以万亿的微生物菌群的发育是同步的,相关研究刊登于国际着名杂志Nature上,该研究或为理解婴幼儿机体的健康生长发育提供一定思路,同时也为阐明多种机体免疫障碍,比如炎性肠病、食物过敏等疾病的发病机制提供研究基础。

Science:肠道微生物竟然影响癌症免疫治疗效果?!

文章中,研究者对来自圣路易斯市都会区的40对健康的双胞胎进行研究,同时研究人员也收集了来自无菌小鼠的研究数据,研究人员将双胞胎机体中的肠道微生物输入到无菌小鼠机体中;研究人员还分析了年龄、遗传特性、饮食及其它环境因子对机体肠道免疫系统及微生物群落的影响效应,比如婴儿的出生方式Science:肠道微生物竟然影响癌症免疫治疗效果?!

DOI:10.1126/science.aac4255

DOI:10.1126/science.aac4255

检查点抑制剂是能够唤醒免疫系统抵抗肿瘤的新型药物,对癌症的治疗具有显著的疗效。然而一些临床结果表明该类药物对一部分病人并没有效果。最近两篇研究文章对此内在的机理进行了阐释。作者们认为这部分病人体内的微生物种群存在异常,因而不能正常地产生免疫反应。

检查点抑制剂是能够唤醒免疫系统抵抗肿瘤的新型药物,对癌症的治疗具有显着的疗效。然而一些临床结果表明该类药物对一部分病人并没有效果。最近两篇研究文章对此内在的机理进行了阐释。作者们认为这部分病人体内的微生物种群存在异常,因而不能正常地产生免疫反应。

这两项研究第一次将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与肠道的菌群联系起来。正常情况下,免疫细胞表面的一些受体能够限制其对自体组织进行杀伤。然而肿瘤组织同样能够激活这些受体,导致特异性的免疫细胞无法对其进行识别与杀伤。像ipilimumab等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则能够通过阻止肿瘤细胞对这些受体的激活而维持免疫细胞的活性。

这两项研究第一次将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与肠道的菌群联系起来。正常情况下,免疫细胞表面的一些受体能够限制其对自体组织进行杀伤。然而肿瘤组织同样能够激活这些受体,导致特异性的免疫细胞无法对其进行识别与杀伤。像ipilimumab等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则能够通过阻止肿瘤细胞对这些受体的激活而维持免疫细胞的活性。

这项新的研究能够改变医生用药的方式。“这两篇文章证明了微生物能够影响治疗效果”,来自NIH的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的免疫学家Yasmine Belkaid说到。过去研究者们经常专注于寻找患者基因组中的的突变,并以此解释为何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药物治疗效果存在个体差异。而如今的这两篇研究指出除基因组之外,微生物可能也有同样的影响。

这项新的研究能够改变医生用药的方式。“这两篇文章证明了微生物能够影响治疗效果”,来自NIH的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的免疫学家Yasmine Belkaid说到。过去研究者们经常专注于寻找患者基因组中的的突变,并以此解释为何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药物治疗效果存在个体差异。而如今的这两篇研究指出除基因组之外,微生物可能也有同样的影响。

Cell:改变肠道菌群 预防结肠癌

图片 6

DOI:10.1016/j.cell.2015.06.001

JEM:肠道细菌或会耗尽T细胞引起细菌性感染的复发

近日,来自美国St.Jude儿童医院的科学家们发现一种表达于免疫系统的基因在决定结肠癌侵袭性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他们发现这种叫作AIM2的基因发生缺失会导致小肠细胞增殖失控,同时,研究人员还发现AIM2能够影响肠道菌群,在肠道中增加好细菌的数量可能对于预防结肠癌的发生具有重要意义。最近,这一研究的相关研究成果发表在国际学术期刊cell上,这些发现将在结肠癌的预防,诊断和治疗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doi:10.1084/jem.20140039

许多研究已经证明AIM2基因突变在结肠癌病人中比较常见,但一直以来人们只知道AIM2在免疫系统中具有重要作用,它能够感知细菌和病毒入侵,帮助免疫系统对抗细菌和病毒感染,AIM2在肿瘤发生中的机制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了解。

近日,来自瑞士的科学家通过研究表示,在罕见遗传病患者的机体中,其脆弱的肠道或许会削弱机体抵御细菌感染的免疫细胞的功能,相关研究成果刊登于国际杂志The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Medicine上,该研究或许会揭示为何罕见遗传病患者会不断遭受细菌感染的复发病。

在该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利用化合物处理小鼠模拟结肠癌的发生,在这一过程中,他们发现AIM2功能活性明显下降,这一点也得到了结肠癌病人结果的支持。他们还发现利用遗传学方法降低AIM2功能,再结合化合物处理,会产生更多的肠道肿瘤。研究人员的研究结果还发现,AIM2除了发挥免疫学功能,还能够抑制小肠干细胞群的异常扩张,而当AIM2发生功能异常,其对小肠干细胞异常增殖的抑制作用就会解除。

患普通可变性免疫缺陷症的病人由于其机体免疫细胞功能缺损,因此其总会引发复发性的细菌感染,但是尽管其机体免疫细胞缺陷,CVID患者仍然很少患病毒性感染疾病,研究者在文章中揭示,患者血液中抵御细菌的T细胞会表现出耗尽功能的迹象,但是抵御病毒感染的T细胞却是完好无损的,因此CVID患者往往很少被病毒感染。

图片 7

宝宝的免疫力好不好,妈妈的肠道微生物是关键!

DOI: 10.1126/science.aad2571

大家最近有没有去公园踏青赏花呀?厚重的冬天终于过去了,天气一转暖,户外的花也都开了,但是对于花粉过敏的朋友们来说,“满园春色”恐怕没有听起来那么美好。

春天是个过敏高发的季节,说起过敏,大家可能都知道,这是一种免疫系统疾病,而免疫系统是人体内的“堤坝”,我们生病与痊愈几乎都离不开它。

一直以来,科研人员们都认为,从我们出生开始,我们自身的肠道微生物就在一点一点塑造我们的免疫系统。但是,前不久一篇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文章毫不客气地对这一传统观点发起了挑战。这些厉害的科学家们来自于瑞士伯尔尼大学,他们发现如果在鼠妈妈的肠道内涂抹些细菌,这对新出生小鼠的先天性免疫系统会有一定的影响。

实验选用的细菌是微生物界大家都很熟悉的“老朋友”——大肠杆菌E.coli,不同的是,实验人员赋予了它神奇的“自动消失功能”,在植入鼠妈妈肠道内后,E.coli会逐渐减少并在子代小鼠出生前消失,这样就能保证子代小鼠出生的时候是无菌状态。相应的对照组是始终保持无菌状态的鼠妈妈生产的小鼠,对比之后发现实验组小鼠的肠道中有更多的先天性淋巴细胞和单核细胞,这两种细胞是先天性免疫系统中得力的“杀手”。

本文由永利国际官网发布于科技展览,转载请注明出处:多篇文章共同解读免疫系统与肠道菌群的奥秘,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